您的位置 首页 日本服务器

世界最大的色情网站还没凉,每个旁观者都在助纣为虐

文 | 金何

世界最大的色情网站还没凉,每个旁观者都在助纣为虐

Pornhub网站自己不生产视频,所有视频都是用户自己上传的。这意味着,海量的视频是正规拍摄还是非法拍摄之后的私自上传,中间环节存在巨大的未知性。

世界最大的色情网站还没凉,每个旁观者都在助纣为虐

“知道”(nz_zhidao)跟你谈谈 ,世界上最大的成人网站。

(小尘4x / 图)

国内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纪思道(Nicholas Kristof)是谁,但通过曲折复杂的方式,很多老司机知道Pornhub是什么。

2020年的12月,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纪思道的一篇深度调查报道《被Pornhub毁掉的孩子》,一下子撕开了这个世界上最大成人网站的底裤。其产生的连锁反应是,网站迅速下架了60%,超过上千万部的成人影片。

其断(挥)尾(刀)求(自)生(宫)的勇气“可歌可泣”,但本质上来说,无非还是网站担心威胁到其根本的生存,而采取的自保措施。何况作为成人网站的经营者很清楚,就像壁虎的尾巴一样,由此可能损失的用户数据,很快就能复原。

在这一点上,除了已经濒死的传统成人杂志和DVD碟片之外,其余所有在网络上生存的成人媒介,都有这样的蜜汁自信。

网站的生存之道2020年因为疫情的缘故,全世界的人们不得不禁足在家,但肆意奔放的灵魂大多送给了成人网站。

Pornhub,这家于2007年成立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成人视频网站,服务遍及全世界。虽然国内的老司机不能直接访问其网站,但Pornhub还是提供了简体中文服务的界面。

依靠会员充值、点击量所带来的广告,该网站的收益以及知名度,直追谷歌和脸书。如今,其在旧金山、休斯顿、新奥尔良、伦敦还设有分部以及服务器。2019年全球百大流量网站排行榜上,Pornhub网站跻身前十名排名第八,这充分说明孔夫子曰“食色性也”所言不虚。

2020年,早前意大利宣布大规模封城之后,该国用户进入Pornhub网站的流量比平常时段高出了50%,哪怕是在凌晨5点钟,用户的访问量也比过去同时段高出了25%——你看,早起让人锻炼一个个借口满满,早起看小黄片,一个个却精神抖擞。

Pornhub网站的年访问量在2019年的时候就超过了400亿次,一年之内有接近700万个成人视频被上传到Pornhub的服务器上,平均每天就有接近两万个视频被上传,要想看完这些视频,需要连续不断地看上将近两千年才能看完。

当社会上其他类型的网站每天为了流量不多而发愁的时候,类似Pornhub这样的成人网站根本不用主动去营销。牢牢抓住人的本性需求来获取收益,稳赚不赔。

除了广告接到手软之外,围绕海量用户,Pornhub网站不时还做零售生意——带有自己网站logo的情趣用品、衣帽、日用品等销量都不错。

赚钱之后,Pornhub网站一直不忘给自己的形象镀金。它给一些争取种族平等的机构捐款,还向大雪围城的波士顿免费提供扫雪机,它甚至还在美国的时代广场上购买广告位。更不要说在疫情封锁期间,它将大量的免费成人视频提供给世界各地的人,以帮助大众能够熬过艰难的时刻。看起来,这是妥妥乐观积极啊。

当性可以公开谈论的时候,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人类文明的自由和进步。然而另一方面,性本身是一体两面的事物,大众在成人网站看得血脉膨胀,可所有性参与者都不希望自己的行为被海量群体围观。

有的人可能会说,既然不希望被围观,正规成人视频的拍摄算什么呢?确实,那些正规的成人视频,是参与者在某些国家法律许可的范围内,主动放弃自己的权益而拍摄的,这种是自愿性质。

然而,在Pornhub类似的成人网站上,还有大量的视频并非正规拍摄,而是偷拍、胁迫等非自愿甚至非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。

最关键的是,Pornhub网站自己不生产视频,所有视频都是用户自己上传的。这意味着,海量的视频是正规拍摄还是非法拍摄之后的私自上传,中间环节存在巨大的未知性。记者纪思道正是发现了这一点。

(IC photo / 图)

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利益在Pornhub网站极力塑造自身良好公众形象的同时,却还存在着丑陋的一面。偷拍女性、强奸儿童、强迫性行为、女性非自愿窒息等一系列暴力、违法成人视频大量充斥。

在《被Pornhub毁掉的孩子》这篇报道中,佛罗里达州的一名15岁女孩失踪,其后她的母亲在Pornhub网站上看到了女儿的色情视频。另外一名14岁的加利福尼亚女孩被性侵,视频还被发布到Pornhub上,最终是女孩的同学看到视频并报警。两起案件中的罪犯都被逮捕,Pornhub网站却丝毫没有受到制裁,还能通过这些视频获利了。

这些由用户自行上传的内容中不但有白人,还有黄种人。其中有一名来自中国被美国人收养的女孩,9岁开始就被迫拍摄色情视频,这些视频最终都流传到了Pornhub网站上。

和其他视频网站不同的是,Pornhub网站用户不但可以自行上传内容,用户还可以免费下载这些视频。这意味着,一旦某些违法的视频被有关当局要求删除的时候可能已经迟了——因为可以自由下载,一些视频已经流传开来将永远存在下去。

当然,Pornhub网站自始至终都公开表示,自己的网站从来不会允许违法的成人内容以及儿童色情信息存在。在其网站上搜索,输入直接的关键词确实也找不到相关内容。然而像所有的老司机永远都能找到片源一样,相关不合法成人内容的搜索,同样可以用指代性、联想性、周边的词汇搜索出来。

这说明,多数人默认了该形式的存在,这个逻辑放到国外那些成人内容合法流通的国家就是,哪怕儿童色情信息的传播是违法的,只要没有人举报,此类信息还是能够畅行无阻。

永远不要低估人内心深处的阴暗,尤其是在互联网匿名时代,对于那些非法性质的成人内容,多数观看者甚至还有下载习惯的人,抱着一种自己并非施暴者的心态来开脱。当然,Pornhub网站也是如此,更不要说在这种默许之下,网站还能通过视频获利。

在记者的调查中,脸书公司2020年删除了1240万张儿童色情图片,公司雇佣了15000名审查员,专门负责审查相关的违法信息。相比之下,Pornhub网站有关的审查员只有80个。

相关报道一出来,Pornhub网站的所作所为似乎引发了众怒。可实际上,记者的报道不过是将皇帝裸奔的这个事实喊出来了。只有鬼才会相信,年均流量几百亿的网站,观看群体和用户不知道其中存在着不合法的猫腻。

无论如何,报道发出来的第二天,Pornhub网就紧急禁止了未认证用户上传和下载视频的权限。由于用户的充值也是该网站的巨大收入,舆论压力之下, Paypal 、万事达、 VISA支付平台,也停止了对Pornhub网站的服务和支持。

眼看自己陷入众矢之的,Pornhub网站赶紧自行下架了诸多成人视频。

信息传播的尴尬界定Pornhub网站在成人内容合法的国家,没有主动作恶,它却默认违法信息的持续存在,并且从中大肆获利,其实是在助纣为虐。本质上来说,不仅仅是它一家网站如此运营,其他运营模式类似的成人网站,也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这就是在成人内容合法流传的国家,合法与违法之间尴尬界定的难题。

在成人内容合法流传的国家,除了正规公司制作的成人影片之外,还有大量私人甚至犯罪集团拍摄的成人信息,有合法平台的存在,后两者的成人视频信息在自行上传方面就难以杜绝。

一旦从源头上放行,成人内容的信息就会鱼龙混杂。如果加强审核,一方面网站势必增加运营成本。另一方面,也从根本上打破了各方长期形成的默认状态。这样一来,运营方不得利,观影者看不到刺激的内容,谁心里都会不爽的。

如果依旧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,那以后类似各种违法的内容还会层出不穷地出现。何况在利益的驱使之下,很多犯罪集团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获利的。

大众的猎奇心理、巨大的利益诱惑、法律从源头上的放行和细则实施中的模糊,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,导致这件事未来的走向还难以预知。

不过,Pornhub网站下架视频的行为,还是做出了一种善意的姿态,但愿这个姿态在将来能够压制住人类内心深处那份邪恶的欲望。

关于作者: 维拓主机

热门文章